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粒玉米粒

玉米粒=琪琪=清清 ~.~ = ^.^

 
 
 

日志

 
 

《世界因你不同》李开复自传(2)~(4)  

2009-10-22 10:00:10|  分类: 《世界因你不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因你不同》李开复自传(2)

 

我放弃了世界最大、最成功的微软,从这架庞大的机器上把自己替换出来,选择把另一个硅谷童话带回中国。

 

通过这次的现选择,我逐渐意识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和自身的优势。这种感觉在我被调回微软总部后更加深刻。与其在一个庞大的机构里当一个随时可被替换的“光鲜零件”,我更愿意利用深刻理解中国和美国文化的优势,在中国做开创性的工作。

 

于是,一种力量驱使我作出了另一个令人激动的选择。我放弃了世界最大、最成功的微软,从这架庞大的机器上把这替换出来,选择把另一个硅谷童话带回中国。当我看到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公司Google(谷歌)决心在中国开拓市场时,我相信,这个机会离我只有一步之遥。我给我的老朋友、Google的首席执行官艾瑞克.施密特写了一封希望加盟的邮件,得到了张开双臂的欢迎。当心中的声音足够强烈的时候,选择就不该有丝毫迟疑。

 

尽管西雅图和硅谷都在美国西部,距离很近,但是从那儿到这儿,我却整整走了两个月。一次普通的工作转换意外地演绎成我人生最大的风波。微软以我违反竞业禁止协议为由,将我和Google一并告上法庭。

 

我相信,是“从心选择”的力量支持着我度过了这段日子。它让我从悲愤中渐渐地安静下来,用胸怀接受了不呢能改变的事情,然后激励自己用勇气来改变可以改变的事情。我从30万份邮件中找到 证实自己并没有违约的证据,最终在一场离职风波中赢得了回到中国工作的机会。

 

这件事情象一面凸透镜,聚焦了人性的美丑,也凸显了“从心选择”的强大力量。当所有的风暴过去,剩下达到只有更加坚强的生命、更加坚定的意念。回过头来看这段岁月,我感觉它象金子一样在发光,因为它给予了我人生低谷时如何作出选择,是放任自己的悲伤还是逆流而上?这些经验都被用在了我之后在谷歌中国的四年时光里。

 

重大的放弃与选择之后,将迎来一片新的世界。加入谷歌中国,这是一段无怨无悔的日子。我甚至可以说,这是截止到目前,我职业生涯中最精彩、最具有戏剧性的篇章。之前的离职让我与谷歌中国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感觉它更象我的朋友,我的家人,而不是一份单纯的工作,因此,整个过程我都全情投入。

 

从修改一个搜索结果的微小细节出发,到对公司战略的全盘把握,在整整四年的时光里,我努力地把Google“平等、创新、快乐、无畏”的精神带到中国。这个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但是我们坚持着自己的信念与价值观,保持着超强的耐心精耕细作。

 

从2006年强调专注搜索开始,我压抑着身边跃跃欲试的年轻工程师要做更酷、更炫产品的呼声,同时也把那些“想赚快钱,买流量”的声音屏蔽在我们的世界之外。“解决断网问题、提高搜索质量、让整合搜索呈现得更完美”——这是谷歌中国创立后最专注的事情。

 

直到今天,谷歌中国的搜索质量已堪称最精确、最完整、最即时。而谷歌整合搜索以及搜索百宝箱的推出,让用户获得了最好的搜索体验。我们的市场份额也从2006年的16.1%提高到2009年的31.0%。

 

而一系列产品的上线也让谷歌中国的版图渐渐清晰。谷歌地图、谷歌手机地图、谷歌手机搜索、谷歌翻译在2009年成为中国使用率第一的相关软件。尤其是音乐搜索的推出,可以让网民收次享受到正版免费的音乐,创立了全球音乐下载的崭新模式。

 

当我随意走进咖啡馆,看到年轻人在用谷歌的整合搜索查询信息,用地图查看实时家庭流量,在iGoogle上挑选自己喜欢的“皮肤”(计算机界面),或者在用谷歌音乐听正版歌曲时,我都回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

 

这甚至让我忘记了以前碰到的冤枉和委屈,也让我忘记了险恶的互联网环境中遭遇的挑战和坎坷。这种改变世界的感觉带来了心中的一股暖流,让我再次相信:只有发自内心的选择才能够支撑你渡过一个又一个难关。

 

在谷歌的这四年对我来说,又是一次飞跃式成长。所有的经验,所有的成败,所有的荣辱换来的承压能力,所有的应对暴风骤雨般危机的能力,已经全部融会贯通在我的血液里。现在,这家依然可爱地坚持自己价值观的公司,它正向我发出新的邀请,邀请我下一个四年继续留任。

 

在我来到美国之前,我的电子邮箱里已经有一封邮件在等我回复,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表格,那是未来四年公司慷慨发给我的股票数额,数目大得超出了我的想象。我知道,谷歌中国有700位我精心挑选的员工,每位都是精英,也是我的朋友。我知道,谷歌有好多重大的新科技创新,从Android 到Chrome到 Google Wave,等着我把她们带入中国。

 

那么今天,我会说不吗?旧金山海湾上空一阵微风吹过,让人头脑非常清醒。我知道自己已经想好了答案!我在车载GPS导航仪上输入了1600 Amphitheatre Prakway,Mountain View Parkway,Mountain View(山景城露天剧场大道1600号)字样,启动汽车引擎,45分钟之后,就会到达Google那座紫色的大楼。

 

我的内心又说了一遍:“是的,我真的准备好了!”(连载二)

 

 

《世界因你不同》李开复自传(3)

 

“谢谢你。艾伦,我真的不是来要求更高的职位和更高的薪水的。我非常感谢公司对我的安排,但我想我已经下定了决心”

 

 今天,我开得很慢,仿佛是让自己的心情在辽阔的天空下能够更加安静。

 

 从旧金山国际机场一路向南,把车开上绵延的101号公路,沿途是高高低低

的山丘和一片田园风光。很难想象,这里和 科技的奇迹——硅谷如此接近。

 

当车进入到旧金山湾南部的圣克拉拉县,人们就会离这个天才的集散地越来越近。路过硅谷的起点帕罗奥多市后,从露天剧场大道出口转出,眼前就是位于山景城的Google了。象牙白色的巨大恐龙骨骼矗立在四座连体的紫色大楼中央,仿佛彰显一种乖张又另类的风格。这正是Google的风格。

 

这是一家真正改变世界的企业,是无数天才向往的圣地,每一间小小的办公室里,诞生的往往都是足以影响世界的创意。

 

在这个“平坦的世界”里,Google用自己的真正、谦和、天才的创意以及商业社会少有的自尊赢得了世界互联网用户的心,也曾经带给我一种幸福的归属感。我曾在这座紫色的建筑群里受到意外的欢迎,大厨把他精心制作的5层蛋糕推进了会议室,仿佛庆祝我 从一次意外事件中获得重生。我曾在这里数次作有关中国的汇报,把所有的数据和新产品创意用PPT一页一页地呈现出来,得到认可。我曾在这里与艾瑞克施密特和艾伦尤斯塔斯无数次地沟通和交流,我能感到,无论身处顺境、逆境,来自总部的声音多以支持帮助为主。开放式的讨论之后,我总是可以得到需要的理解。这其实对跨国公司在中国是否放权这个敏感的话题作出了解读——Google已经在众多落户中国的外企中奋力地走在了前列。

 

也许是今天我知道我我将和老板有一场与以往全然不同的对话,因此,我走进了时间长河的光影里,在内心深处对过去四年进行了一次俯视。

 

老板来了,我的思绪回到了现实。不过,我已经准备好了!

 

艾伦尤斯塔斯,一个比我大五岁的美国人,他是谷歌工程高级副总裁,掌管着Google最大的资产:一万名工程师。四年前,正是他在电话里兴致勃勃地通知我:“开复,我帮你争取了一个我相信你无法说不的offer(邀请条件)!”之后,我们开始了四年波澜不惊的搭档生活。艾伦高高大个子,稻草色的头发,总是带着平静的微笑,他习惯于安静地倾听而不急于表态,他是个温和派的老板。

 

“嗨,开复,最近好吗?”艾伦推开办公室的门,和我打招呼。我们的对话总是很轻松地开始。

 

“还不错呀,艾伦。你呢?”我说。这是我们习惯性的对话。我一边打开电脑,一边和他聊了聊加州的天气。不过,过了一会儿,我的表情严肃起来,“艾伦,有一件事情想告诉你。”

 

“是什么?”艾伦一改先前的神情,马上进入工作状态。“艾伦,我已经思考了一段时间了,尽管总部非常支持谷歌在中国的工作,我也感觉到这是一家改变世界的企业。不过,我心中还有一个理想没有完成。下一个阶段,我想专注地完成自己心中的这件事。所以,我决定离开公司,我是来向你辞职的!”

 

“啊?是吗?怎么了?开复,我想你知道我们是希望你续约的。我们在4月份就开会讨论了你下一个四年的股票合约。四年前,当时为了弥补你放弃微软股票的损失,我们破纪录给你Google有史以来最高数目的股票。这次我们还是给你一样多。这代表了我们对你过去工作的满意和对你的感谢,也希望你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工作。开复,你是有什么地方不满意吗?”艾伦明显感觉到很意外。

 

“没有,真的没有。谷歌是我所工作的公司里最让我震撼的。我在这里也学到了很多。但是毯诚地说,我不再考虑续约。本来我是打算6月就和你说的,但是你知道,但是谷歌中国忽然发生了急需处理的事情,我想我在那个时候一定不能离开。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将那件事情负责地解决之后才可以离开。现在,艾伦,所有的业务都恢复了正常,我想我可以放心地走了!”

 

艾伦不再象平日那样波澜惊地微笑。此时,他的语气变得急促,“开复,你先听我说好吗?”

 

我想跟你讨论一下,有没有任何的条件或者理由可能让你留下来?比如说,你最近接管了东南亚和南韩的团队,我们也一直在和你探讨你的工作范围的扩大。你再考虑考虑?”

 

“谢谢你,艾伦,我真的不是来要求更高的职位和更高的薪水的。我非常感谢公司对我的安排,但我想我已经下定了决心。谷歌中国现在已经发展到一个平稳的阶段。对于谷歌,我现在已经没有遗憾,但我想现在我的人生还有一个缺憾没有实现,我想去弥补它。我可能去创办一家帮助中国青年创业的‘创业工厂’,和中国青年一起打造新奇的技术奇迹,我想用自己的主动性做一个掌控全局的工作。我已经到了这个人生阶段,再不去,我真的很怕来不及了。”

 

“你是说,你想自己去做创业的工作吗?自己做?”

 

“没错!我自己搭建一个平台,创造一批中国的新型企业!”

 艾伦沉吟了一会,空气里一阵沉默。我想,他心里一定在说:“他疯了吗?他疯了吗?”是的,这个举动看似有些疯狂。但是,在登上了飞往加利福尼亚的飞机之前,我已经告诉自己,我想好了,不再动摇。(连载三)

 

   《世界因你不同》李开复自传(4

 

美国的教育宽松、自由,充满了鼓励和赞扬,和台湾式教育的死板、压抑相比,这里显然让我觉得学习更为轻松快乐。

 

20世纪60年代,台湾刚刚兴起一股留学美国热。

 

我的大哥李开宁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了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的杜兰大学,并得到了奖学金。不过,我们家当时无力支付昂贵的路费,大哥只好坐免费的货船周折了几个月,才到了大样彼岸,下船时,兜里只剩十快美金。正是因为钱的问题,所有假期,大哥都在外打工,每年只寄一些照片回来,让家人了解他的近况。大哥拿到博士学位以后,进入橡树岭国家实验室工作,成为了一名科研人员。197111月,离家9年后,大哥第一次带着嫂嫂回到台湾。那时候,台湾的教育还是八股式的,严厉、死板、一切以考试为中心。哥哥看到这样的情景,觉得应该让我早点去美国读书。

 

197311月,12岁的我来到美国。

 

到了橡树岭,我在圣玛利中学上七年级和把年级,相当于台湾的初一和初二。圣玛利中学是一所1950年创立的天主教公立中学,由于是义务制教育,因此学校的学费全免。

 

去美国之前,我只学过半年英语,因此,语言障碍成为我面临的最大难关。刚开始,同学和老师说的话,我几乎一句也听不懂,那种感觉非常痛苦,那“催眠”一般的语速,总让我在课堂上打起瞌睡,有时候,听到同学们因为老师的一句话笑得前仰后合,我才从梦中惊醒,但还是摸不着头脑。天书一般的英文,开始让我有些望而却步,后来,我干脆带几本中文的武狭小说到课堂上去读,因为觉得怎么听也听不懂,还不如看小说。美国的教育颇为宽松,修女老师看到了,多半不会当面指责你,而是听之任之。

 

其实,我心里是暗暗憋了一股劲的。我还是下定决心用多交流的方式来学习英文。下了课,我不再胆却,站在同学中间听他们说话。如果5个单词当中有4个听懂了,只有一个听不懂,我也会赶紧问,同学们会再用英文解释一遍给我听。回家以后,我会默默回忆我听不懂的单词,然后记下来。而上课的时候,遇到听不懂的,我也勇敢举手问老师。

 

我每次回到家都严格按照老师说的做,题目里不认识的单词就去查字典,但是从来没有去翻书找过答案。因为,我觉得这是老师给我的最大信任,我不能辜负着份信任。

 

通过种种渠道的学习,我的英文终于逐渐接近同龄人的水平了。一年以后,我完全可以听懂老师讲话了,英文会话也没有问题了。后来我也发现,那些12岁以前到美国的孩子,往往都能学会没有口音的英语。

 

在努力攻克英文的同时,我也没有忘记对中文的持续学习。妈妈每年来陪我住6个月,这期间,我们自然是用汉语交流,另外6个月,她要求我没星期给她写一封家信,而且必须用中文写,这样我就不会忘记中文。而妈妈每次在给我回信的同时,都会把我的信寄回来,她会认真地修改,标出错别字和用词不当的地方。我几乎都在用中文写作,这样的习惯,让我没有象很多小留学生一样,习惯了新的语言,却渐渐丢掉了自己的母语。

 

我没有忘记中文,还要归功于大哥和大嫂家成套的金庸小说和琼瑶小说,那个时候,中文小说是我放松精神的一种方式,在哥哥嫂嫂家里住了6年,我居然把金庸和琼瑶的每一本书都读遍了,金庸的小说还读了整整5遍。

 

当时回台湾度暑假,我从来都不好意思主动说我读过全套的琼瑶小说,倒是经常跟外甥们比赛谁读金庸小说读得多,人物记得牢。他们后来都不和我比了,因为比不过我,就算某个人不自量力非要同我较量,也总是被人拉住好心地劝阻:“别,他真的谁都知道!”

 

圣玛利学校将近两年的生活可谓波澜不惊,但也有一些小插曲。由于橡树岭有著名的原子弹实验室,也有大片大片的农田,因此,圣玛利学校既有科学家的孩子,也有朴实无华的农民孩子。

 

20世纪70年代的美国,很多对中国谈不上什么了解。在橡树岭这样的小镇上,人们对中国的了解更是片面,他们甚至常会把Taiwan(台湾)Thailand(泰国)弄错。因此,长着一副中国人面孔的我,在美国人眼里,还是非常稀奇的。偶尔有知道中国的人,也在美国一片“反华”的氛围中,对中国充满了敌意和误解。

 

有一天,我和同学们正在上体育课,忽然哟一名原子弹专家的孩子跳出来,指着我的鼻子说,“你是中国人,中国都不好,中国人很落后的,是东亚病夫!”我的脸涨的通红,周围也聚集了很多同学,这是,一个农民的孩子站了出来,挡在了我的面前,“你怎么能这样说开复,你凭什么这样说?”两个人居然在大家面前扭打了起来。

 

当时,李小龙的电影红遍世界,中国工夫在美国也十分有名,情急之下,我对那个骂人的男孩大叫,“你别打了,我会中国工夫!你要是再打,我拿中国的武功对付你!”这时老师也匆匆赶来,而那个男孩,从地上爬起来,跑掉了。我站在原地,久久没有离去。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一些美国人是如何看待中国的。我下定决心,无论哪一个方面,我都要做到最好,永远也不要别人再看不起中国。

 

在学校里,我感受到的是完全美国化的教育,这里的教育宽松、自由,充满了鼓励和赞扬,和台湾式教育的死板、压抑相比,这里显然让我觉得学习更为轻松、快乐。(连载四)

  评论这张
 
阅读(5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