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粒玉米粒

玉米粒=琪琪=清清 ~.~ = ^.^

 
 
 

日志

 
 

《世界因你不同》李开复自传(23)~(25)  

2009-10-27 16:27:04|  分类: 《世界因你不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因你不同》李开复自传(23)

未选之路

 

1995年初,苹果公司的ATG研发集团的副总裁也离职了。因此,苹果将提升唐纳德诺曼(Donald Norman),一位著名的心理学家升任ATG的副总裁。而当时,我的大老板仍然是当初把我挖到苹果的戴夫耐格尔。在唐纳德诺曼的任命还没有宣布时,大老板有一次叫我去办公室聊天,征询我对ATG发展的意见。我看到大老板来找我,就开诚布公地将自己的意见表达出来。

 

“ATG队伍庞大,而且没有严格的考核指标。因此,我认为,如果把ATG部门转换成产品部门,则可以让这个部门的激情被激发出来。现在,公司正在面临非常严峻的挑战,这种变化不失一个让苹果的精英们集中起来进行脑力激荡的好方法。让ATG的好技术帮公司渡过难关,同时可以大大减轻苹果公司的财务压力。”

 

戴夫耐格尔对我的看法不置可否,他沉默了许久。

 

这一次,我的想法没有得到认可。这是因为,新任的ATG副总裁唐纳德诺曼对这个方案不认可。他说,当ATG成立之初,很多业内大师保证给他们做研发的空间,另外,在苹果公司,研究部门和产品部门完全分开,这是一个惯例和传统,不能打破。在苹果公司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小的情况下,唐纳德诺曼觉得,即使苹果要在这个时候缩减人员,也只能把ATG缩小,变得更象一个研究院。

 

戴夫耐格尔虽然是把我挖到苹果公司的,而且对我很赏识,但是他和唐纳德诺曼的思维方式更相象,而且两人都是加州大学理工学系毕业的,从大学开始就相互认识。最后,一个奇怪的方案产生了,苹果最终选择了诺曼的方案,但是同时又想照顾我的的想法,于是,我的大老板作出了一个新的决定。让诺曼出任ATG副总裁,让ATG继续做研发的工作,但是要分一些人给我做产品。这以为着,作为多媒体互动部门的总监,我可以把我的团队带到另一个副总裁手下,去做产品。

 

而诺曼听到这个方案以后,并不愿意我把ATG里的人员调走。他跑过来告诉我“开复,你不能把任何一个团队带走。你应该让员工自己有现在饿的空间,现在你的跟你去做产品,现在和我做研发的就让我带走。”我听了这个决定,心中有些震惊。因为大家都知道,在研发部门工作,显然没有市场和考核的压力。“谁会愿意放弃舒坦的日子,而和我去做市场,去经历市场份额的严酷考验啊?”我心里这样想。

 

当我正绞尽脑汁想办法的时候,我听说诺曼先行一步,已经在ATG开起了员工大会。他一方面要求相关人员必须亲自表达意愿,才可以加入我的团队,另一方面又告诫大家,开复要研发新产品有不小的风险,希望大家慎重选择。这样一来,我更被动了。我怎样才能说服大家跟我走呢?如果没有一个人愿意跟我走,我的处境将相当尴尬。

我没有放弃。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把我的团队拉到了一个酒店,在吃饭前,我打开自己熬了一个通宵写的PPT,讲起了新产品的规划和设计。我描述了互联网与多媒体相结合的新技术和新应用,以及它将形成的巨大发展空间,还与他们以及在这样的愿景下自己的潜力将怎样得到充分的发挥。

 

我还请来了专家,让他们指导员工扮演动物,“如果你是一只动物,你会怎么拯救苹果公司?”而员工则做了各种各样精彩的表演。这个游戏让大家格外感动,也格外地团结。在苹果利润持续下滑的几年里,这样的气氛已经越来越少了。

 

最后,我诚恳地对并肩战斗了几年的员工说“卫兵不是让大家今天就作出选择,而是作一次心灵沟通。我把我的设想和前景跟大家分享,最后大家的选择,还是遵循内心的感受。毕竟,有的人适合做研发,有的人适合做产品。但是,在苹果最危急的时刻,我认为做产品是最迫切的。让我们的产品去战胜我们的对手,苹果才可能真得救。”

 

我清了清嗓子。开始朗诵我精心准备的一首诗——美国诗人罗伯特佛洛斯特(Robert Frost)的《未选之路》(The Road Not Taken)。

 

The Road Not Taken

Robert Frost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could

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Then took the other,as just as fair,

And 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

Because it was grassy and wanted wear;

Though as for thet,the passing there

Had worn them really about the same,

And both that morning equally lay

In leaves no step had trodden blak.

Oh,Ikept the first fot another day!

Yes knowing how way leads on to way,

I doubted if I should ever come back.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e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

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

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

直到它消失在丛林深处。

但我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它荒芜萋萋,十分幽寂,

显得更诱人、更美丽,

虽然在这两条小路上,

都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虽然那天清晨落叶满地,

两条路都未经脚印污染。

呵,留下一条路等改日再见!

但我知道路径绵无尽头,

恐怕我难以再回返。

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

我将轻声叹息把往事回顾,

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而我选了人迹更少的一条,

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全诗的最后几句,深深打动了大家。“一片森林里分出两条路,而我选了人迹更少的一条,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我看着台下的员工,动情地说:“这条没有人走过,但是我们恰恰应该为了这个理由踏上这条路,创立一个网络多媒体的美好未来。”

 

正是这次会议,让90%以上的员工作出了“冒险”的决定,离开相对稳定的研究部门,随我加入全新的互动多媒体部门。这个部门,正是后来QuickTime、iTunes等许多著名网络多媒体产品的诞生地。一年后,乔布斯回归,他们成为了乔布斯的爱将、公司的宠儿。这也说明了,制定并与员工分享美好愿景,能充分激发员工的参与感和积极性,可以让整个团队保持激昂的斗志和坚定的方向,这是领导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必须承认,这是我最美好的体验之一。

 

而对ATG,乔布斯只说了一句话“我们公司无法负担一个研究院。”整个ATG就这样被宣判死刑,所有科学家都遭到了裁员的厄运。 (连载二十三)

 

 

《世界因你不同》李开复自传(24)

最年轻的副总裁

 

我在苹果公司产品部门待了6个月,做出了几个重要的产品,而且在没有任何实权的情况下,我协调了多个部门的合作。1995年秋天,苹果公司,苹果公司任命我为互动多媒体副总裁。33岁的我,成了公司最年轻的副总裁。

 

我心里也知道,这6个月里,来面试这个工作的人不少,但后来都被公司的困境给吓跑了。而且,在这一年里,苹果的离职率达到了历史高峰,公司的COO、CFO、CMO都已离职,47个副总裁走了29个,很多年轻人都得到了提升。

 

“蜀中无大将,廖化做先锋”,正是在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又一次得到了提升。

 

作为副总裁,我开始把Quick Time技术面向多平台的互联网推出。我鼓励这个团队成为公司多媒体平台的核心,让用户和开发者接触内容的时候,和微软有一定的距离。我的团队制作多媒体创作工具Appl Media Authoring Tool,开发Quick Draw3D,与日本Bandai(万代)玩具公司合作多媒体产品Pippin,可以说是Siny Play-station的鼻祖。

 

同时,我也指定了一系列的战略,希望苹果能成就互联网上的多媒体标准。我希望与更多的业内公司携手,促成网景(Netscape)的浏览器、San的Java、SGI的3D(OpenGL)与苹果的Quick Time合作,让微软开发者脱离Windows来开发先进的互联网软件。这个项目虽然大家都有着共识,但是到底每个公司的目标不同,所以合作虽然取得了一定成果,但还是不尽完美。

 

1995年到1996年,苹果继续在风雨飘摇中度过。在最关键的1995年圣诞节期间,苹果决定生产大量低档Mac,最后导致20亿美元的机器无法出清存货。1996年1月,苹果再次裁掉1500人。

 

这一年,再也支撑不下去的斯平德勒也选择了离开,他的告别信是这么写的:“In fading away from the place which I loved and feared, I will become whole again, hope-fully renew the father ,huaband and self I am.(在我离开这个让我又爱又怕的地方后,我将重新变得完整,重新成为父亲、丈夫和我自己。)”

 

离开苹果

 

斯平德勒走后,灾难中的苹果连物色一个新的CEO的时间都没有,他们直接邀请董事吉尔阿梅里奥(Gil Amelio)来接任这个职位。阿梅里奥开出了天价,几天后,他就成了苹果的新CEO。

 

阿梅里奥曾经拯救过国家半导体公司,1994年,他受邀加入苹果董事会。阿梅里奥一上任,就立刻摆出一幅力挽狂澜的专家想象。加入公司的第一天,他就找到了我。阿梅里奥的助理希望为他塑造一个平易近人的想象,听说我的部门当天要召开一个员工大会,有几百员工参加,而这个团队又是公司最前沿的技术团队,于是,他要求我把最后的15分钟的时间给他,我欣然答应。

 

阿梅里奥如约在会议上发表了演讲。他说:“不必担心,这家公司的境况比我以前从鬼门关里救回的那些公司好多了。给我100天,我会告诉你们公司的出路在哪儿。”他的出现确实象是一个救星,而且当时员工还活在前任CEO的阴影当中,所以对他还是非常欢迎的。

 

但当我陪他走出这个会议室时,我问这位新的领导,对我的团队感觉如何?他竟然说:“苹果真是没纪律,一点也没有。”他说这话的时候,我心中充满愤怒,我注意到了他的肢体语言,那是相当自负,而且有一种阶级观念。他要求大家称呼他为阿梅里奥博士,这相当不符合苹果,或者说不符合所有高科技公司的习惯。

 

这是,我对“我们的救星”就开始有一种担忧了。

 

后来,阿梅里奥的自大问题逐渐被放大。在头100天里,他只和自己带来的核心团队一起设计公司的“战略计划”,从来不听广大员工的心声。100天后,他果然推出了新的战略计划,但是,员工们对这个计划既不理解也不支持,他的声望也可是走下坡路。

 

半年后,公司业绩继续下滑,这位CEO召开了一次全体员工大会。他不但不从自身找原因,反而在台上指着所有员工说:“Damn it!Don’t put me in this spot again!(真他妈的,你们再也不可以让我这么为难!)”

 

而当公司节约开销,甚至面临裁员的时候,他却开始修建一个CEO套房,里面有私人的洗手间。这样的奢侈作风让很多员工不满。

 

他在公开场合的表现也开始让人失望。在一个派对上,阿梅里奥对一位记者说:“苹果就象是一个有破洞的船,而且每一个水手都在划向不同的方向。我的工作就是让这些水手往一个方向划。”那位记者问他:“那破洞怎么办呢?”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它们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思维并缜密却爱夸夸其谈的领导。

 

逐渐的,阿梅里奥失去了大多数员工的支持,不久,他就被董事会解雇了。后来,有人这样评价他:“他以为他可以用智慧和经验改变公司的一切,他作了战略决定后就直接开始执行,却,没有花时间寻求所有员工的支持。其实,他的战略不无道理,但他做事的方法是完全错误的——他不是一位懂得倾听、懂得理解的好领导。”

 

在阿梅里奥的领导时代,有更多的新的工作机会开始出现。在以前,我会对这些机会视而不见。但是,在阿梅里奥的苹果时代,日子开始变得令人窒息,我隐隐感觉到,我无法继续在他领导下的苹果工作了。

从1995年开始,我参加了许多硅谷高层合作的会议,我结识了SUN的CEO、后来成为Google CEO的艾瑞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网景创始人和浏览器之父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也认识了很多SGL的领导,例如SGL的CEO艾德麦克莱肯(Ed McCracken),总裁汤姆哲莫卢克(Tom Jermoluk)。

 

有一天,来自SGL的邀请悄然降临了。我接到SGL公司人事部的电话,对方说,“我们现在正在扩张和改组整个公司,公司有很多新的计划,我们的项目有互动电视、3D动画和网络服务器。你过来吧,我们目前想收购一些公司,你可以告诉我你想做什么,然后我们针对你的兴趣对公司进行改组。”

 

这样的盛情邀请,再一次让我心向往。因为一般公司的“挖脚”都是有一个职位空缺,然后公司有针对性地邀请人来“填充”这个职位,很少有公司针对你的特点和兴趣,专门为你量身定做一个职位。

 

在SGL,很多工程师的技术水平甚至比苹果还要强,SGL的办公大楼是紫色的,非常酷。这里几乎是所有硅谷工程师梦想的归宿。

 

和SGL多次交流后,我表示我对胡联网最有兴趣,希望能够负责公司的互联往业务。SGL做到了它的承诺,把所有互联网业务改组成为一个新的部门Web products Division(互联网产品部),由我担任副总裁兼总经理。他们给了我很好的薪酬,但更关键的是,他们尊重我的意见,让我“设计自己的工作。”

 

1996年6月,我向梅里奥提出辞职。他对我说:“你是我们产品部门最好的两位领导之一。你不要走,你开条件吧。”但那时,我已经对公司彻底灰心了,我告诉他我去意已决,感谢他的挽留。7月,我离开了这个我曾经热爱的、为之奋斗了6年的公司。

很多年后,经常有记者朋友问起我在苹果公司工作的感受,我想,这6年时光对于我来说是弥组珍贵的,作为我工作过的第一家商业性的公司,苹果给了我足够的空间与很好的机遇,去学习和成长。

也是在苹果,我完成了从研究到产品的转型。我深深感受到了“用户第一”的重要性。苹果做的产品都力求完美、近乎苛刻,比如说,一个特殊的弹出(ejectdist)功能,为了能让用户易用,每一台电脑可以多花5美元.这种对完美的追求可以牢牢抓住用户的心.在苹果,我看到那些苹果铁杆粉丝们是那么爱他们的产品,就算苹果没落的阶段,他们依然付出超额的代价去买性价比并不好的苹果产品.这对我以后从事高科技产品的研发工作,有着深深的影响和启发.

另外,经过6年在苹果的浸润,我理解,苹果的平等、自由、民主的风气固然好,但是,公司还是需要一个有战略眼光的决策者,需要一个核心人物来维护公司的文化。乔布斯走了以后,公司失去了决策者,也失去了灵魂。各个部门各自为政,产品经常延期。这种情况,只有在乔布斯复出之后,才得到改变。

 

1996年,乔布斯成功地重返苹果公司的领导岗位,他让苹果公司奇迹般地起死回生,人们惊呼:苹果的灵魂回来了!乔布斯大刀阔斧地改革,认真地研发新的产品,imacipod、itunes、iphone……苹果又变回了那家让世界尖叫的、超虎想象的公司。在他的领导下,苹果公司的股票上涨了12倍,这件事被一名传记作家称为“商业舞台上最伟大的第二幕”。(连载二十四)

 

 

 

《世界因你不同》李开复自传(25)

 

选择的力量

 

2009年8月5日,美联航UA888次航班缓缓地在加利福尼亚州降落,我又一次来到了这座再熟悉不过的港口城市——旧金山。

 

我曾经在这里起飞、降落过无数次。现在,眼前的一切如同油画般慢慢展开:阳光一如既往,温暖地照耀着水面,空气里有股微甜的清新味道,远处旧金山湾的海水,灰中微微荡漾着湛蓝,横跨在海面上的那座著名的砖红大桥,刚毅挺拔,泛着陈旧的岁月光芒。

 

坐在车子的驾驶座上,我摇下车窗,深深地吸了一口早晨清冽的空气,好象在有心感受一种不同于以往的心情。我闭上眼睛,再问自己一遍:“你,准备好了吗?”

 

“是的,我已经准备好了!”一个来自内心内深处的声音作出回答。

 

我知道,在这里,我将作出又一个重要的人生选择。

 

尽管前面充满了悬念,但是我依然相信内心的声音。我知道,只有flolow my heart(追随我心)的选择,才能激发起身体里最大的潜能,拼尽全力向下一个目标靠近。一如过去很多选择曾带给我类似的人生体验。

 

我无法忘记1990年夏天哪次来到加州的情景,那时我也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选择。当时年仅28岁的我是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最年轻的副教授,只要再坚持几年就可以得到tenure(终身教授)的职位。这意味着终生的安稳,可以在世界排名第一的大学计算机系中作研究。但是苹果公司希望我放弃这一切,我清楚地记得当时苹果公司的副总裁戴夫耐格尔对我说的话,他举着一杯透亮的自酿葡萄酒对我发出邀约:“开复,你是想一辈子写一堆象废纸一样的学术论文呢,还是想用产品改变世界?”

 

这句话直击我的软肋,点燃了我多年“世界因你不同”的梦想。“Make a difference”——“让世界因你不同”,一直是我在哥伦比亚大学时期的哲学老师最为推崇的人生态度。想象一个没有你的世界,让有你的世界和无你的世界作出对比,让世界由于你的态度与选择发生有益的变化。老师说,这就是人生存在的哲学意义。Make a difference,将人生的影响力最大化,提供给我一种思考与世界观。

 

1990年,我作出了职业生涯中第一个重要选择,我放弃了对终生教授职位的追寻,加入了“改变世界”的队伍。这给我的人生带来了无尽的惊喜。

 

在苹果公司,我感受到做产品的无穷乐趣,我和同龄人一起畅游在市场前沿,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市场竞争。在一个叫Mac III的小组,我们尝试着把语音识别的技术融入电脑里,试着让躺在纸上的学术论文变成现实。一年之后,我成为苹果研发集团ATG语音小组的经理,后来成为苹果公司最年轻的副总裁。在苹果,我的团队发明了Quick Time,这个产品点燃了多媒体革命,也帮助促成了象ipod、iphone这样的奇迹。经过在苹果的成就与挫折,我逐渐理解纸上谈兵的理论创新是无用的,做产品必须与实际相互结合,要做有用的创新。

 

这次选择奠定了我今后的道路,我放弃了一个铁饭碗,却开始拥抱更精彩的人生。

 

在这之后,我不再害怕放弃。我相信,只要从心开始,每一个选择背后,都隐藏着一片新的世界。当一个机遇来临,只要正确评估自己的潜能,融入对人生的理解,就能获得这片新的世界。

 

1998年,当我选择回中国创建微软中国研究院时,身边相当多的科学家认为我颇具“冒险精神”。他们认为当时的中国,学术环境不佳,人才不够优秀,生活条件艰苦。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微软中国研究院成功的可能性不高,这样的选择很可能“自毁前程”。但是,这些都无法改变我追随内心的决定,因为我一直受到父亲的影响。

 

我的父亲出生在四川,晚年一直在台湾生活。他从来没有忘记对祖国的爱。不管是早年在书房里埋头撰写有关中国的书籍,还是晚年哦美国陪我生活时透露让我回国的愿望,我都能深刻地感觉他内心那一份深厚的感情。父亲在临终之前告诉病榻前的我,我梦见自己在水面捡到一张白纸,上面写着四个字——“中华之恋”。父亲的中华之恋震撼了我,也给了我选择的勇气和决心。

 

背负着父亲的理想和改变中国科技环境的愿望,我不顾劝阻回到了北京。在那座咖啡色的希格玛大厦里,我们从一个三人小团队开始孤军奋战,到设计出一个研究院运营的体制,到攻破一个个科研课题,微软中国研究院从个亿 很小的雏形渐渐演变成了一个颇具规模、具有国际水准的研究机构。我们出的论文在有关领域超过了亚洲任何类似的科研组,甚至足以挑战美国最先进的高校。我们被麻省理工学院选为“世界最火的计算机实验室”。员工们紧密团结的合力最终成就了微软中国研究院的起飞,这也再次见证了选择的力量。

 

当你听从了内心的声音,你就会全力以赴地为那个声音努力,拼搏,直到到达彼岸。

 

这个选择带给我两年在中国工作的经历,这是一笔无价的财富,我感受到中国的活力,感受到自己对中国的感情,也让我体验到从无到有创建一个机构的成就感。通过这次的选择,我逐渐意识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和自身的优势。这种感觉在我被调回微软总部后更加深刻。与其在一个庞大的机构里当一个随时可被替换的“光鲜零件”,我更愿意利用深刻理解中国和美国文化的优势,在中国做开创性的工作。

 

于是,一直力量驱使我作出了一个令人激动的选择。我放弃了世界最大、最成功的微软,从这架庞大的机器上把自己替换出来,选择把另一个硅谷童话带回中国。当我看到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公司Google(谷歌)决心在中国开拓市场时,我相信,这个机会离我只有一步之遥。我给我的老朋友,Google的首席执行官艾瑞克施密特写了一封希望加盟的邮件,得到了张开双臂的欢迎。当心中声音足够强烈的时候,选择就不该有丝毫迟疑。

 

尽管西雅图和硅谷都在美国西部,距离很近。但是从那儿到这儿,我却整整走了两个月。一次普通的工作转换意外地演绎成我人生中最大的风波。微软以我违反竞业禁止协议为由,将我和Google一并告上法庭。

 

我相信,是“从内心选择”的力量支撑 度过了这段日子。它让我从悲愤中渐渐地安静下来,用胸怀接受了不能改变的事情,然后激励自己用勇气来改变可以改变的事情。我从30万份邮件中找到了证实自己并没有违约的证据,最终在一场离职风波中赢得了回到中国工作的机会。

 

这件事情象一面透凸镜,聚焦了人性的美丑,也凸显了“从心选择”的强大力量。当所有的风暴过去,剩下的只有更加坚强的生命、更加坚定的意念。回过头来看这段岁月,我感觉它象金子一样在发光,因为它给予了我人生中更为宝贵的经验,那就是面对人生低谷时如何作出选择,是放任自己的悲伤还是逆流而上?这些经验都被用在了我之后在谷歌中国的四年时光里。

 

重大的放弃与选择之后,将迎来一片新的世界。加入谷歌中国,这是一段无怨无悔的日子。我甚至可以说,这是截止到目前,我职业生涯中最精彩、最具有戏剧性的篇章。之前的离职风波,让我与谷歌中国有一种惺惺相吸的感觉。感觉它更象我的朋友,我的家人,而不是一份单纯的工作,因此,整个过程我都全情投入。

 

从修改一个探索结果的微小细节出发,到对公司战略的全盘把握,在整整四年的时光里,我努力地把Google“平等、创新、快乐、无畏”的精神带到中国。这个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但是我们坚持着自己的信念与价值观,保持着超强的耐心精耕细作。

 

从2006年强调专注搜索开始,我压抑着身边跃跃欲试的年轻工程师要做更酷、更炫产品的呼声,同时把那些“想赚快钱,买流量”的声音屏蔽在我们的世界之外。“解决断网问题、提高搜索质量、让整合搜索呈现得更完美”——这是谷歌中国创立后专注的事情。

 

直到今天,谷歌中国的搜索质量已堪称最精确、最完整、最即时。而谷歌整合搜索以及搜索百宝箱的推出,让用户获得了最好的搜索体验。我们的市场分额也从2006年的16.1%到2009年的31.0。

 

而一系列产品的上线也让谷歌中国的版图渐渐清晰。谷歌地图、谷歌手机地图、谷歌手机搜索、谷歌翻译在2009年成为中国使用率第一的相关软件。尤其是音乐搜索的推出,可以让网民首次享受到正版免费的音乐,创立了音乐下载的崭新模式。

 

当我随意走进咖啡馆,看到年轻人在用谷歌的整合搜索查询信息,用地图查看实时交通流量,在iGoogle上挑选自己喜欢的“皮肤”(计算机界面),或者在用谷歌音乐听正版歌曲时,我都会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

 

这甚至让我忘记了以前碰到的冤枉和委屈,也让我忘记了险恶的互联网环境中遭遇的挑战和坎坷。这种改变世界的感觉带来了心中的一股暖流,让我再次相信:只有发自内心的选择才能够支撑你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

 

在谷歌的这四年对我来说,又是一次飞跃式成长。所有的经验,所有的成败,所有的荣辱换来的承压能力,所有的应对暴风骤雨般危机的能力,已经全部融会贯通在我的血液里。现在,这家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公司,这家依然可爱地坚守自己价值观的公司,它正向我发出新的邀请,邀请我下一个四年继续留任。

 

在我来到美国之前,我的电子邮箱里已经有一封邮件在等我回复,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表格,那是未来四年公司慷慨发给我的股票数额,数目大的超出了我的想象。我知道,谷歌总部给了我续约的邀请,我知道,谷歌中国有700位我精心挑选的员工,每位都是精英,也是我的朋友。我知道,谷歌有好多重大的新科技创新,从Android到Chrome到Google Wave,等着我们把它们带入中国。

 

那么今天,我会说不吗?旧金山海湾上空一阵微风吹过,让人头脑非常清醒。我知道自己已经想好了答案!我在车载GPS导航仪上输入了Amphitheatre Parkway 1600,Mountain View(山景城 露天剧场大道1600号)字样,启动汽车引擎,45分钟之后,就会到达Google那座紫色的大楼。

 

我的内心又说了一遍:“是的,我真的准备好了!” (连载二十五)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